天津要为宠物建墓地

三单联咖啡色 2017-10-31 235 0
0

天津市畜牧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现在宠物医院、用品店比比皆是,唯独宠物的“后事”没人管。由于大多数宠物都是因病而死,这些宠物尸体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城市的公共安全带来隐患,因此,建立一个宠物殡葬中心势在必行。

  据悉,此前,北京、成都等地已经有类似的宠物殡葬公司,本市畜牧部门也特意进行了相关调研。“他们大多是在郊区某个荒废的地里辟一块地,建个小墓地。这样既满足了主人寄托哀思的心愿,又有利于环保。”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天津的宠物狗不下10万只,再加上猫、兔等,天津“宠物大军”可谓庞大。

  墓地选址正在进行

  “等一切建好后,就可为宠物提供土葬和火葬服务。”昨天,市畜牧兽医站的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此前,他们已经和相关人员进行了接触,而且已经开始四处选址,等一切手续完备之后,就将宠物尸体集中掩埋,建成专门的“宠物墓地”。

  “为了不造成污染,宠物尸体要集中深埋,并且撒上生石灰消毒。”如果选择火葬,则是在专门的“动物焚化炉”里将宠物尸体焚烧,然后将骨灰埋在墓地里。为了满足“高端客户”需要,公司还设有宠物尸体美容、将宠物遗照制作成册、定做宠物骨灰盒甚至制作大理石墓碑等服务。

  宠物厚葬,是否值得提倡

  昨天,记者就宠物厚葬这种形式是否可行、会不会引起非议等问题进行了随机采访。

  “是否会惹来非议我觉得不重要,关键是能将这些宠物安葬好,让宠物主人安心,让大家放心。”家住华苑小区的王女士认为,把宠物的葬礼做得和人一样,有点太离谱,如果殡葬费用太高,大家也难以承受。要是简单一些,不用花费太多的钱,实现安全和节俭同步当然是最好。

  市畜牧兽医站的一位医师认为,宠物殡葬有利于环保,因为动物尸体携带的细菌、病毒不会在短期内死亡。若胡乱抛尸,简单埋尸,很容易导致人畜共染疾病的传播。而市动物防疫站的有关专家也表示,以深埋、焚烧为主的“宠物殡葬”,确实比胡乱抛弃宠物尸体要环保得多。

  据业内人士预测,目前本市宠物饲养量已达20万只以上,每年死亡的宠物约有上万只,如何处置宠物尸体一直是各级管理部门面临的一个问题。日前本报调查专版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暗访报道,不少读者也来电,希望有关部门就宠物“后事”的处理尽快给出说法,并加以规范。

  记者昨天从市畜牧局获悉,该局将通过民间融资等方式,建立一个健全的宠物殡葬中心,为全市数十万宠物找一个归宿。

最新文章

更多
美国纽约一名男子带着两只波士顿梗犬上街散步,其中一只狗儿竟被路过的扫街车吸入而丧命。57岁的狗主梅钦说,事发时,他和两只狗儿已结束散步,正准备驾车回家。不料,他手中握着的狗链突然抽动了一下,只见其中一只波士顿梗犬“生姜”竟被呼啸而过的扫街车吸入。  梅钦说:“我当场疯掉了,我无法相信眼前所见。”他大声喊叫司机停车,但扫街车却一直往前走。梅钦和朋友们追赶了大约2条半街后,才追上该辆扫街车,并将“生姜”的尸体从扫街车中拉出来。  市政卫生部称这起意外为“一个罕见的不幸意外”。  不过,伤心的梅钦质疑有关司机是否遵守适当的程序,他说,扫街车似乎以不安全的速度在大街上奔驰。  梅钦的孩子都长大了,他表示,对他而言,这两只狗就是他的生命。
一只被援救的流浪猫展示推购物车的绝活。 一只美国短毛猫在“使用”鼠标和键盘。 一只猫咪在表演走钢丝。 一只猫咪正试图抓住小玩具。 一名爱猫者带着他的猫咪来参加比赛。 一只猫咪在表演钻圈。 新华社10月17日报道10月15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爱猫者协会选美大赛预展。今年的爱猫者协会选美大赛将于这个周末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到场的将有参展猫,经过训练的猫和希望能找到新主人的流浪猫。(本文来源:新京报)
全民杀狗万余家犬丧命 作为一种与人类建立了特殊关系的物种,狗的存在已经划分出不同的人群:爱狗的,怕狗的,恨狗的,依赖狗的? 现在,又多出一个小群体:打狗的。而数以万计的被剥夺生命权的狗,让不同群体间的对立瞬间激烈起来。 在陕西汉中,狗的哀号早已平息,争议与对立仍在持续 本刊记者/周华蕾(发自陕西汉中) 2009年5月,玲玲被打死了。 玲玲是一只黄耳朵红鼻子的小型京巴犬,眼睛还没有睁开时就跟着黄志超(化名),今年已经10岁了。端午节后的第二天,家里没人的时候,打狗队的警察趴在院墙上,朝院子里汪汪叫的它放了一梭子弹。 黄志超回家后发现,血泊里的玲玲肠子流了一地,身后的木门上赫然留下9个子弹窟窿。 在遍及汉中的“歼灭战”中,截至6月16日,仅汉中市下辖的洋县就有12520只狗被打死。其中有流浪犬、野犬,也有上了户口的宠物犬和农村的串串狗。它们的尸体,或者被就近埋到汉江流域的河道边,或者被丢进绿漆皮的洋州镇环卫车里,在孤魂庙村的垃圾场,被生活垃圾日复一日地掩埋。 人与狗的矛盾,及至人与人的矛盾,骤然改变了汉中尤其是洋县的社会生态。而这一切,都始于狂犬病的死灰复燃。 “把我人打死,狗不准你打!” 范坝村村民李燕平至今想不明白,她家的看门狗“造了什么孽”,为什么非杀不可。 4月底收割油菜花那会儿,村上出了通知,说汉中市狂犬病疫情发作,流浪犬和野犬一概捕杀,并要求养狗户交15元为狗注射疫苗后拴养。尔后不到一个月,由于3公里开外的戚氏镇有人因狂犬病去世,按市里的规定,范坝村作为疫点的受威胁区,所有犬只一律灭杀。 在中国农村,狗是人们几千年来的家仆,更是家里的一条命。 韩书俊(音)家原本是不养狗的,去年农历十月初,他家养的两头价值过万的牛,一夜之间被小偷牵走了。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村里,牛是村民们最重要的财产。韩书俊家的牛到现在没有音讯。他曾经到邻近的谢村派出所报案,办案民警反问他:“你咋不养条狗?” 半年过后,同一个所里的民警加入了打狗队,要到范坝村挨家挨户杀狗来了。洋县的405支打狗队动用了4870人次,其中包括公安、武警以及当地的村干部和雇佣的村民等。“发工资我当然打,挣钱的嘛,一天50元”。担任打狗队成员的下溢水村1组村民王建平说。他在今年3月曾被野狗咬过。 也有深刻意识到狂犬病严重性的民警。洋州镇派出所参加打狗工作的王小弟说,这些年,洋县街道上到处是流浪犬,它们尤其喜欢围着餐馆觅食,不时咬伤路人。常有司机对他抱怨,在路上开车,一不留神就窜出一只野狗。在给小女儿做了几天的思想工作以后,王小弟把自家的宠物犬交到了社区。 作为县城人的“宝贝”,宠物犬也在捕杀之列。疫情捉摸不定,1人、2人?死亡人数眼看着往上攀,截至6月16日,洋县的狂犬病死亡人数为4人。每发生一起疫情,方圆5公里就被定为疫区,要求灭绝所有犬只。 “是不打疫苗的狗连累了打疫苗的狗。”范坝村某生产队队长杨顺元(音)说。 县城里的老百姓考虑得显然更多。听得风声的一些人,提前把宠物转移到西安、成都等安全的地方,或者藏进更深的大山沟里避风头。也有人把宠物藏到洗衣机的滚筒里,或者顶楼的阁楼上,脾性安静的狗便可能幸存。 一些不甘心的年轻人开始求助网络。他们把洋县杀狗的图片和视频发布到网络上,寻求舆论声援,有的帖子略带夸张地说洋县已成了“无狗县”,同时,还有人不停给外地的媒体和动物保护组织打电话,寻求帮助。 很少有人会欢迎打狗队,不过大多数人家都选择了顺从,偶尔有人进行了收效甚微的抗争。有农民看到打狗队来了,索性解开了狗链子,让它们自己逃到包谷地里活命去。 李燕平今年50多岁,她家的狗养了2年多。6月初打狗队上门的时

领养推荐

更多

无锡臭咪 傻妞

两只猫猫都很可爱 一只性格调皮 另一只比较乖 因为家里的原因不能继续养下去了 希望有爱猫猫的人领养 猫笼猫粮猫砂盆等全送

武汉乖

朋友救助的小型犬生的

上海校花妹妹

校园里最美好最亲人最活泼可爱最让人心动的崽! 天天待在老母亲们的腿上求摸摸抱抱,和别的猫相处也很好。虽然是小流浪但是性格无比柔软温和适合家养!寒假快来啦,如果领养不出去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过冬。 绝世好猫当然要带回家过年呀!